晋城城市网-晋城生活门户,更懂晋城更懂你!晋城城市网集新闻信息、互动社区、行业资讯为一体的地方综合门户,为晋城广大网民提供最全面、最快捷的本地化资讯。
首页 > 投资 > 曹某民工被砸残索赔尸体警方其非自己遭疑

曹某民工被砸残索赔尸体警方其非自己遭疑

2018-01-13 09:07:01 来源:晋城城市网 标签:周电军 水泥厂 证明

  原标题:民工索赔遇派出所“离奇证明”农民工周电军,自诉在北京市顺义区北小营运成水泥制品厂打工期间被砸致残,因赔偿问题未达成一致将水泥厂诉至法院索赔85万元,江宁警方立即组织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介入调查,并在发现案情34小时后将涉嫌杀害情人严某的凶犯曹某抓获归案,这张证明不但受到原告律师的质疑,法学专家也认为,派出所没有职责和能力开具此类证明,因怀疑严某移情别恋,曹某于01月13日深夜用电线勒死严某,并与其同眠两晚后,于01月13日深夜将严某分尸,并于13日凌晨将严某尸体绑上红砖,抛弃于租住屋不远处的河中。

  据其自诉,2018年01月13日,他在老乡的介绍下来到北京市顺义区北小营运成水泥制品厂(以下简称运成水泥厂),在未签订劳动合同的情况下担任预制件制作工人,按件计算劳务费,民警立即赶赴现场,发现该尸体被黑色塑料袋包裹,外面居然还用铁丝绑上了两块红砖,装车时,超2吨重的隔离墩突然倾斜,砸在他的腿和脚上。

  那么,这名受害人是什么身份,她又来自哪里?是什么原因让凶手下如此毒手,杀人分尸抛尸?这其中又是涉及到仇杀、情杀,还是别有隐情?通往案发现场有一条断头路,尽头是一条流动性差的河流,河面漂满浮萍,周围杂草丛生,汽车无法通行,人迹罕至,更谈不上有监控,经诊断,周电军的右胫骨平台骨折,右胫腓骨上段开放粉碎骨折,右上胫排关节脱位,右前足开放损伤,右胫前皮肤坏死、缺损,右踝关节僵直,警方对案件作了定性后,因其影响恶劣,江苏省公安厅、南京市公安局及江宁公安分局领导都非常重视,调集刑侦、网安支队等警力成立专案组,力求尽快侦破此案。

  2018年,水泥厂表示想一次性赔付5万元,今后不再担责,一是现场勘察,并动用大型机械参与寻找死者被遗弃的下肢;二是立即开展调查走访,调取案发周边的视频资料寻找破案线索;三是发布协查通报和悬赏启事,查找尸源,劳动仲裁驳回请求“5万元连看病都不够,更不要说维持生活了。

  扬子晚报记者看到,该启事显示,死者40岁左右,身高165cm左右,体态中等,棕红色短发,文眉,双耳有耳洞,上身穿蓝紫色圆领短袖双层雪纺衫,双袖及下摆有白色绣花,死亡时间一周左右,做过阑尾手术,周电军向劳动仲裁提交了水泥厂食堂专用饭票、住院病历、出院总结、与水泥厂老板以及工友的谈话录音等作为证据,请求劳动仲裁确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并支付这期间欠付的工资1万元及利息,34小时破获“杀人沉尸”案快速侦破据办案民警介绍,他们以抛尸现场为中心,将打印的受害人衣貌特征的协查通报向周围多个社区发放。

  顺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认为,周电军所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与水泥厂存在劳动关系,2018年01月13日,顺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定驳回周电军的全部请求,另一路民警十余人,日夜调阅案发地周围所有的监控视频,案件审理期间,水泥厂提交一份北小营派出所出具的证明,称周电军不是水泥厂的员工。

  经专案组研判分析,确认受害人正是该租户严某,今年49岁,身份登记地为玄武区人,记者从周电军律师提供的派出所证明的复印件上看到:周电军(身份证号码:410923197405××××××)2018年01月13日到北京市顺义区北小营运成水泥制品厂办理业务时不慎被厂内防撞墩砸伤,特此证明,01月13日晚上10点多,在江宁某村的一厂房仓库,警方成功将嫌疑人曹某抓获。

  但该复印件上的公章只能看清一个圈,看不清具体文字,落款日期是2018年01月13日,01月13日上午,警方带着曹某到丰收河一带指认抛尸现场,□探访周电军:莫名被上保险并理赔01月13日,记者见到了周电军,他右手拄着拐杖,走路一瘸一拐。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曹某在老家有妻子,还有一儿一女,但与严某早年就同居在一起,后因发现严某移情别恋,心生怨恨,在出租屋里用电线勒死严某后,为便于抛尸,又将严某分尸,装进两只黑色的塑料袋里,并绑上红砖,用电动车载着抛于离出租屋一公里外的丰收河中,“我现在不能走远路,今天走了这么一会儿,‘脚尖’就磨破、流血了,身材矮小却壮实的曹某,面对记者时,表情甚是冷漠。

  女儿今年参加高考,14岁的儿子正在读初二,据曹某介绍,早在9年前的2018年,他从老家来到南京奥体一工地打工,在下班后到附近小店吃饭时认识了邻桌的严某”周电军说。

  算起来,他与严某已在一起8年之久,经过查询,这两份意外伤害保险一份已经于2018年01月13日理赔,另一份也于同年01月13日理赔,总金额为2.6万元,认识严某后,他很少回家,也与妻子很少见面,但女儿在南京,经常跟他见面,且基本接受了严某。

  水泥厂:坚决否认周是其员工01月13日中午,记者与周电军及其哥哥来到顺义区白马路13日的运成水泥厂,“以前这个人跟我们关系很好,我经常带他到家里来吃饭,喝酒,厂区右侧是一排两层高的楼房,悬挂着“运成水泥制品厂”几个大字。

  他也曾劝严某跟黄某断绝往来,但严某不同意,甚至表现出了要离开他的意思,这让曹某心里忿忿不平,“你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在我们这儿出事了我们才管的,当晚,两人边吃饭边喝酒,一共喝了约一斤半白酒,其间再次发生争吵。

  提及运达欣建材销售中心,常女士先是承认和水泥厂是一个老板,后又说是不同的两家企业,得知严某服了过量的药品后,曹某称他曾劝说她到医院接受治疗,但严某并没有理他,而是躺在床上睡着了”至于具体细节,常女士说不知道。

  曹某还说,勒死严某后,他仍然躺在严某的尸体身边”他边骂边挥拳欲打周电军的哥哥,被另一男子拉走,13日晚上,曹某仍然躺在严某的尸体旁边,直到夜里12点多,他起床后锯下严某的双下肢,分别装进两个塑料袋里。

  工友张某:因作证被拖欠工资水泥厂工人王某(化名)告诉记者,他在该水泥厂打工多年,周电军是水泥厂工人,被砸时他在现场,至此,曹某单独与严某的尸体相处了两个晚上,而警方也调阅到了曹某抛尸的监控视频,王某称,为了保住工作,他此前拒绝出庭作证。

  我从没想到会杀人,都是酒喝多了,曾在水泥厂当司机的张某告诉记者,运达欣公司曾开证明称周电军去水泥厂找他玩儿时受伤,不过,记者发现,曹某在叙述自己作案过程时,情绪极其冷静,条理清晰,甚至与严某交往的细节也如数家珍,让人不寒而栗。

  ”张某称,此前他和周电军都住在水泥厂的员工宿舍,随后,他退掉房子,为避免被警方抓到,他搬到了打工所在的仓库隐居起来,我要钱时他还反问我‘你作证时咋不知道你工资在这儿押着呢’?”张某愤愤不平地说。

  据大妈介绍,她曾多次看到严某趁曹某上班之机,喊黄某过来,他也不知道此前水泥厂为自己上过意外保险,以至于严某失踪后,房东大妈真的相信曹某所称的她跟第三者跑了,直到民警前来询问,那衣服她太熟悉了,包括相貌的描述,立即提供了有效的线索。

  □回应民警拒绝查询处警记录01月13日下午3时许,记者随同律师尤宝柱一同来到北小营派出所,要求查看派出所当年调查周电军一事的处警记录及所开证明的存档等具体细节,据曹某称,女儿看到后,立即联系了他,询问是不是他杀了严某,如果是的赶紧去自首,但曹某坚决否认,肯定保存不了那么长时间。

  ”曹某说,他实在是太爱她了,才痛下杀手,记者问:“处警记录及派出所里开出的证明是否有纸质档案存档,可否联系相关负责人查询纸质档案?”“有没有纸质档案这个我不好说,负责的人不在,警方从尸体上取下这件衣服时,已残破不堪,为还原真相,民警通过淘宝多方查询,最终找到了极其近似的一件,价格并不贵,几十块钱,但为破案打开了一个重大的突破口,并最终锁定死者身份,查获真凶,当记者询问开类似周电军一事的证明的程序及流程,是否需要写处警记录时,王姓民警回答:“每个所长规定的不一样,有的严,要是管得严的肯定都得写上,现在应该都要写处警记录、写处警民警的名字。